寻亲!也许这是一条漫长的路,但我们永远不会放弃!
主页 > 信息资讯 > 真情故事 >

儿子不回来 我哪里都不去

18年前,福建人陈长城一家来到遵义,经营花草生意。自从儿子丢失后,他表示以前来遵义栽花是为了生活,现在在遵义栽花是为了守候儿子。

  “已经不再奢望儿子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,只想知道儿子过得好不好,是不是健康……”自从儿子陈洋洋(小名:洋洋)14年前失踪后,陈长城一家就再也没有回过老家福建,一直在遵义苦等儿子回来。他告诉记者,洋洋今年已经20岁了,希望他能记得回家的路,早日一家团聚。

  儿子被中年男子带走了

  18年前,福建人陈长城一家来到遵义。他和妻子在三阁公园处开了一家苗圃,生意做得非常红火。他们膝下有一对非常可爱的儿女,一家四口虽然过得不富裕,但是很幸福。

  1996年4月17日,一场灾难降临了这个幸福的家庭。这天,洋洋像往常一样背着小书包去师院附小上学。到了教室后,突然想起要交40元的补课费,他便急急忙忙跑回家中拿钱。“我当时正在店里给花浇水,他妈妈生病还没有起床。”陈长城说,为了不耽误儿子上课,便让儿子先去学校上课,补课费他们随即送去。

  10分钟后,当妻子带钱来到教室时,只看见儿子的书包在地上,儿子却不见踪影。“看见我儿子了吗?”妻子连忙询问任课老师,老师回答说:“他第一节课没有来,你去操场看一下他在那里玩没有”。老师的回答让妻子感觉特别蹊跷,儿子平时无论去哪里玩,都会带上书包的,况且现在还是上课时间。没有细想的她,马上跑去操场寻找儿子,可是仍然没有找到。

  随后,她马上打电话告诉丈夫,儿子不见了,让他多找点人来帮忙。“当天走遍了孩子喜欢去玩耍的每一个地方。”陈长城妻子说,当他们去儿子常去的河边寻找时,偶然从朋友口中得知,看见儿子被一个中年男子带走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他们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儿子不见后,我们日日夜夜在外面寻找,每天天不亮就到附近喊他的名字,一边喊一边哭,不知情的路人还以为我们是疯子。”陈长城说,他当时用尽所有的办法寻找儿子,跑遍了遵义市以及周边县的各大车站,但就是看不到洋洋的身影。

  14年没有回过老家

  黑色的1996年4月17日,成为陈长城一家人最痛苦的日子。由于儿子的失踪,陈长城无心经商,将生意全部转交给自己兄弟经营,他则全身心地和妻子寻找儿子。

  陈长城一家都是福建漳平市人,按照家乡人的传统观念,特别重视男孩子。陈长城告诉记者,自从儿子失踪后,他们再也没有回过老家。“儿子弄丢了,我们觉得没有脸见老一辈的人。而更重要的是我要在这里等儿子回来。”陈长城说,儿子失踪时,他已经6岁多了,他对遵义应该有很深的印象,因为儿子小的时候,总是和姐姐在苗圃茶园的一个笼子里玩耍,而陈长城夫妇就在外面栽花。

  1998年,陈长城接到通知,在贵阳市公安机关的帮助下有一批小孩脱离了人贩子的毒手,丢失孩子的家长可到福利院认领。得知这一消息,陈长城和妻子连夜包车赶到贵阳。在认亲过程中,陈长城发现其中有个男孩和洋洋有着惊人的相似,于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细看了这个小男孩的特征,但是结果却让陈长城非常失望,这个男孩并不是自己的孩子。陈长城说:“当时的感觉就像从云端跌到了谷底,特别特别失望。”

  如今,只要报纸有寻亲的相关报道,陈长城都会收集。他说,儿子天生头上有2个“漩”,到现在他和妻子在街上遇到和洋洋同龄的孩子,都会去看看小孩的头顶,总希望那孩子就是洋洋。

  我会一直在这里守候儿子回来

  “我以前本来打算赚了钱后,就回老家养老。可现在,我会一直守候在这里等儿子回来。”陈长城坚定地说。

  14年了,陈长城夫妇仍旧保存着洋洋的裤子、玩具、照片。“我相信,孩子有一天会回来的。”他告诉记者,他无数次地在脑海里想象着,孩子有一天回来了,他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围着桌子吃饭、聊天……

  陈长城从抽屉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失踪儿子的照片给记者看,每当他想儿子时,总会拿出来看看。“这些年来,我们承受着对儿子的牵挂之苦,这种苦,只有做父母的人才体会得到。”陈长城说。

推荐 > > 寻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