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亲!也许这是一条漫长的路,但我们永远不会放弃!
主页 > 信息资讯 > 信息关注 >

儿子陷传销父亲千里设饵寻人

一边是寻人心切的家属,一边是狡猾无比的传销分子;7月20日,来自广西、广州、东莞三地的15名广西人,为了寻找两名疑被骗到深圳搞非法传销的18岁高中生,来到龙岗长途汽车客运站,与传销分子进行侦查与反侦查、跟踪与反跟踪的较量,协助当地警方端掉一个传销窝点,可惜未能解救出两名被骗的高中生,事后,一高中生还打电话责怪自己的父亲合伙欺骗他。

  自称打工,频频向家里要钱

  对于来自广西北流一个小村庄里的覃家和肖家来说,这个月一直都在围绕着两个小孩转。他们怀疑肖家的小儿子肖庆和覃家的小儿子覃友军(均为化名)被骗到深圳搞传销。肖庆没有参加高考就出走深圳,覃友军在高考完当天只身来深找同班同学肖庆,他们告诉家里人的理由都一样:同学已经帮他们联系好单位了,来深圳打暑假工。他们一直找借口向家里要钱,连电话都是用网络电话,无法查询到具体地址,不接家里人的电话。

  “走的时候都没有跟我们说一声。”肖庆的父亲肖大叔说,大概离高考还有半个月,家里人突然接到肖庆的电话,让家里给他汇5000元,说自己在深圳找了学校,交钱就可以去上学了,其在东莞打工的两个姐姐也接到同样的电话。村里有不少人被骗去做传销,家人意识到肖庆有可能也被骗,所以一直都没给他汇钱,劝他回家再说,此后就跟肖庆彻底失去了联系。

  6月9日上午,覃友军高考完后,不顾家人劝阻,只身到了深圳,他说肖庆已经帮他联系好工作、到了深圳马上就能上班。到深圳后,覃友军电话告诉家人和亲戚,说已经在龙岗一家叫兄弟电子厂的地方上班,并且已经联系好河南一家大学,要先交5000元。家人在网上没有查到该校相关的资料,劝他先回家,其姐姐覃小姐已经帮他联系好广州一家职业技术学校,动员他过去参观,甚至让覃友军到一位朋友处拿钱,覃友军都不肯,只接受把钱汇到账户上。

  寻找未果,家长求助儿子同学

  长时间联系不上肖庆和覃友军,家属们开始出动寻找。7月3日,覃小姐带着另外一个弟弟和几个同事,从广州来到龙岗汽车站附近,肖庆的父亲肖大叔也和妻子从广西老家同日来到龙岗,到了龙岗后四处打听,却发现找不到这样一个工厂,在汽车站附近也无所获。当天下午,两家人来到龙岗公安分局信访室,把情况反映给警方,之后就只能各自回去等待消息。

  回去后,两家人实在不死心,在想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他们。7月15日左右,肖庆和覃友军开始联系高中同班同学何亮新,以帮他找到暑期工为借口,劝说他来深圳打工。

  覃家和肖家知道后,到何亮新家里劝说他的父母同意以他为诱饵,将计就计引诱覃友军和肖庆出现,然后再劝说回家。

  何亮新开始和两个同学联系,故意被“洗脑”4天后,答应来深找他们。覃家和肖家也开始策划,肖大叔从湛江赶回广西北流老家和妻子会合,为了保证这次行动万无一失,两家人共凑了15个人赶赴深圳,从广西老家出发的有7个人,何亮新父子、肖大叔夫妻俩,以及两个有经验的村民跟他们一起来深,这两个村民曾经帮村里到甘肃抓回几个搞传销的村民;从东莞出发的有7个人,覃友军在东莞的表哥和6个老乡,以及广州的覃小姐和另一个弟弟;本报记者也参与了本次行动。

  拖延时间,双方互相侦查

  7月20日上午6时左右,双方家属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商量下一步的行动,每人都拿着覃友军和肖庆的相片,一接头就马上抓人。7时半左右,覃小姐觉得不放心,用手机拨打了110,把情况跟当地警方说了,当地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在长途汽车站门口就有治安岗亭,如果有什么情况,可以及时跟他们反映,警方会及时跟进。

  上午8时,何亮新步行来到龙岗长途汽车客运站候车厅,有三个人负责在旁边保护何亮新,隔着几个位子坐,另外三个人到候车厅的二楼,负责观察四周的情况。随后,何亮新电话与肖庆取得联系,被告知要上班到11时,让他在车站等,并发来短信叮嘱不要跟陌生人说话。11时20分、12时15分、13时20分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始终不见肖庆和覃友军露面。

  已经有连续10多个小时没有休息了,连早餐都没有吃,行动组成员有些疲惫。一番讨论后,大家觉得有人在幕后指挥,有意消耗他们的体力和精力,决定改被动为主动,全体去吃饭。行动组刚到附近的快餐店坐下来,肖庆不停给何亮新打来电话,询问吃饭的地址。吃完中午饭后大家回到候车厅,又等了半个小时,目标始终不肯露面,而是不停地打电话询问有没跟陌生人说话。

  “有人在盯着何亮新。”行动组成员小陈发现旁边有一个穿粉红色衬衫、白色裤子和鞋子、年龄在20岁左右的女子不停地打量何亮新,特别是何亮新在打电话的时候,该女子随后又不停地打电话,好像在向人汇报一样,并与旁边的一穿黑色职业装的女子交头接耳。行动组发信息让何亮新站起来后走出候车厅然后再走回来,两个女子一直跟随何亮新,并一边观察一边打电话汇报,行动组认为两个女子是传销分子的同伙,正在实行侦查任务。连何亮新接记者的电话,都被两个女子通过电话告知肖庆,肖庆在电话中追问何亮新接了谁的电话。

  身份暴露,两名学生未现身

  从中午1时40分到下午3时,行动组成员和两个年轻女子在候车厅里不停地侦查对方的行动。下午3点左右,何亮新告诉肖庆,如果再不过来接他,就准备买车票回去了。肖庆让何亮新到旁边的新路程职业介绍所见面,两个女子一直跟在后面。刚到新路程职业介绍所门口,肖庆又更换天虹商场的肯德基见面。

  何亮新在经过汽车站门口治安岗亭的时候,被覃小姐叫了进去,表示当地警方已经派人侦查。而这些都被跟在后面的两个女子看在眼里,在治安岗亭停留的时候,肖庆一直打电话问在干什么。随后不久,肖庆和覃友军的手机都关机,无法联系上,而两个年轻女子在附近观察一段时间后悄然离开。

  随后,何亮新仍然按照最后约定的地点前往,并由当地派出所的便衣民警暗中侦查,但没有任何发现。记者和覃小姐两个人跟踪两个年轻女子的行踪。两位女子走得很快,也非常警惕,她们到天虹商场后面与两名男子接头,后两个男子马上离开,覃小姐发现两男子并非要找的覃友军和肖庆,而两女子则在附近不停地打转,在4时半拦了车辆离开。20分钟之后,两个女子到达鹏达路106号的居民楼,从该后门上楼,行动组初步断定该传销团伙的老巢就在此楼。

  警方抓人,儿子责怪亲人合伙骗他

  下午5时多,覃小姐拨通110,把这一情况告诉警方,记者也来到龙新派出所,把具体情况反映给值班室,晚上7时多,警方出动警力,搜查了该栋楼,当场带回11名被怀疑为传销分子的人士。不过,覃家和肖家要找的两个小孩都没在里面,包括记者跟踪的两个年轻女子也没抓到。家属怀疑楼上仍有其他传销窝点,只是警方没有搜查到,对此,龙岗警方表示发现了一个窝点,可能当时那些人不在。

  据出警的警察介绍,搜查的时候在一套一房一厅的屋子里,4男7女共11个人蹲在一起吃饭,只有苦瓜和另一种青菜,菜里连肉碎都没有,看了都觉得很可怜。

  当天晚上11时许,肖庆从东莞凤塘镇打电话给父亲,痛骂其父亲和同学合伙欺骗他,不管父亲怎么劝他,都不肯见面;21日上午,15位亲友开始陆续离开深圳,虽然这次行动以失败告终,但覃家和肖家表示不会放弃寻找自己的小孩,“只要还能想到办法,我们还是要回来找的。”肖大叔说,绝不会放下自己的孩子不管。

  ■20日行动日程表

  6时:肖庆、覃友军的家属汇聚深圳,商量行动计划,人手一张肖、覃两人的照片。

  7时半:覃小姐报警,警方表示会及时跟进。

  8时:“诱饵”何亮新到达龙岗汽车站候车厅,家属团三人保护何新亮,三人在二楼观察。

  11时至13时20分:肖庆一直在电话中推迟跟何亮新见面的时间。

  13时40分:家属行动组发现有两名女子一直监视何亮新,并通过电话通知其他人。

  15时:覃的姐姐告知何亮新,警方介入调查,被尾随的两名女子看到。

  15时20分:肖、覃二人手机关机,两名女子离开。

  16时40分:记者和覃小姐跟踪两名女子,查到疑似传销窝点的居民楼。

  17时:覃小姐再次报警。记者到龙新派出所反映情况。

  19时多:警方出动,抓回11名被怀疑为传销分子的人士,肖、覃二人和两名女子均不在其中。

  23时多:肖庆从东莞凤塘打来电话,责骂其父亲和同学合伙欺骗他。无论家人如何苦劝,他都不肯见面。

  ■ 全景呈现

  5月下旬,肖父接到肖庆电话,让家里给他汇5000元,称已经在深圳找到学校,交钱即可上学。亲人劝肖庆回家再说,但随后就失去联系,家人猜测他被骗去做传销。

  6月9日,在同班同学肖庆的鼓动下,覃友军直接从学校到了深圳,此后一直给家里和亲戚打电话要钱,称联系好河南一家大学,他只接受汇款,不当面拿钱。

  7月3日,肖、覃两家从广州、广西等地到深圳寻找肖庆和覃友军未果,两家人到龙岗公安分局信访室向警方反映情况,随后只能各自回去等消息。

  7月15日,肖、覃二人开始联系高中同班同学何亮新,劝他到深圳打暑期工。肖、覃两家劝说何亮新当“诱饵”,以救出肖、覃二人。

  7月20日,肖、覃两家15名亲友赶到深圳,传销方和亲友团的侦查、反侦查和跟踪、反跟踪。最后,警方抓获了11名传销分子,不过仍未见到肖、覃二人。

推荐 > > 寻人信息